北漂歌

2017-12-08 21:26:07
刘能英
原创
379

岁在壬辰亡我弟,弟亡全家痛入髓。

老父屋角哭无声,老母从此病未起。

病体残身已不堪,哪堪债台压孙子。

可怜孙子未成年,满脸啼痕犹待洗。

孙子唤我一声姑,泪眼怯怯问何如。

我向灵前承一诺:大厦从今我来扶。

整好房屋收完穑,已是隔年秋风吹落叶,

落叶落叶何处飞?众雁向南我向北。

钱寥寥,书册册,一条陌路行到黑。

呜呼!

四十年来初离家,中年孤旅泊京华。

京华夜冷风似削,我已无衣复可加。

为蹭暖气钻地铁,有人地铁弹吉它。

囊中仅余二三子,仍将一半分与他。

问他何处宜为宅?答曰四环之外草桥侧。

草桥侧畔南更南,三居当作五居隔。

一居足可安一床,租金不过千八百。

我今只求价多廉,哪能计较宽与窄。

草草安下身,作个北漂人。

上班一轮月,下班月一轮。

奔波倒也不觉愁和苦,愁在夜深牵老母。

每逢深夜问病情,一听一回一酸楚。

苦在甲午母长辞,中风再次欺老父。

每欲劝之来京华,但言要为孙子撑门户。

呜呼!

不能尽孝在跟前,枉为人之女。

若能尽孝在跟前,谁来还债务?

我心日夜受煎熬,三更难寑二毛凋。

心绪不宁身辗转,忽听有人夜吹箫。

箫声如诉亦如泣,旋律时缓还时急。

不知吹箫是何人,细听人住我隔壁。

攘攘红尘苦恨愁,生生不息死方休。

君不见,遍身绮罗者,往往空锁燕子楼。

出入华堂者,几多无奈为应酬。

漂与不漂者,此身合在大都留。

大都人口三千万,三千万,

听我一曲北漂歌,歌阑曲罢眉不展。

免责声明

本站部分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法律顾问:广东凯扬律师事务所  朱俊龙

发表评论
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。